?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 - 家庭乱伦 - 肉文小说,公憩关系小说,私欲小说,黄色小说,性爱小说,乱伦小说,耽美小说,久久小说网,爱爱小说,有声小说,成人小说,乡村小说,h小说,做爱小说-,性小说,情色小说,伦理小说,换妻小说,都市小说
点击下载直播app,未成年禁止下载
成人免费看片看直播app大全
91草榴胴体的秘密鉴黄直播
免 费 第 一 成 人
高清免费片源 成人有声小说 直播app
广告位出租  500/月
女大学生裸贷资源 3P黑丝少妇 亚洲第一成人
d2约啪直播 原味内裤丝袜出售 陈冠希艳照门全套
爱零大秀直播 广告位出租  350/月
广告位出租  350/月
抖阴成人             空姐嫩模               人妻少妇          明星网红
广告位出租  500/月
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看视频,来湿机!老湿机不迷路!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年关将至,却是在今年赶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冰灾,所幸的是,总算是在小年夜之前
赶回了家。

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有点脏,有点乱,但它却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可能并不怎么繁华,但是娱乐设施的齐全
却是堪比各大一线城市。

也许是没想到我在这么恶劣的气候下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回家之后,只是在家里吃过一顿午饭,结果就被爸妈
赶出来了,原因很简单,家里今天有客人,没地方睡了,你自己去酒店睡吧!

晚上在酒吧里闹腾了一阵,和我一起的还有弟弟和几个朋友,死党的那种。

不到九点的样子我就离开了,出去的时候有些晃悠,我酒量不错,但是很奇怪的是,只要我心情不好,喝起酒
来就特别容易醉。

心情不好和我弟弟有关,当然不是和他有什么矛盾,我两兄弟的感情从小到大一起很好,烦躁的原因是因为他
女朋友。弟弟的女友名字叫晓晓,今年刚好十八岁,貌似已经成年了,具体的我也没多问,不是很清楚。

从年初弟弟交上这个女朋友的时候我就一直反对,原因有两点,第一、我第一次见到晓晓的时候就感觉很眼熟。
作为90后的女生,能让我感到眼熟的肯定是经常出入酒吧的那种。第二、晓晓和白石麻梨子长的很像,相似程度达
到了95%以上,尤其是眼神和神态。

回到酒店之后,想要洗澡都没有力气,直接就扑倒在了床上,休息了好一阵儿,才脱掉自己的外衣,只穿了一
条内裤,准备睡觉。

「多久没有这么早睡过觉了。」这是我睡着之前脑海里的想法。

「叮叮叮。」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了,迷糊着拿起了电话,是我弟弟打来的,按下了接听键。

「哥,我到酒店楼下了,你开门!」耳机中传来了弟弟的声音,舌头有些打卷,看来喝了不少酒。

「嗯。」我应了一声,就准备挂电话。

「有女的,穿好衣服。」弟弟又提醒了我一句。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穿了一条羊毛裤,把门打开了一点,然后就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不到一分钟,弟弟他们到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不只是弟弟和晓晓两个人,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

在酒吧的时候似乎介绍过,那个女孩子是晓晓在大学的同学,第一次到我们城市来玩,名字叫陈瑶,小名遥遥。

可能酒吧的光线不是很好,也可能当时由于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没有注意看,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遥遥长的挺不
错的,起码一米六六的身高,一头短发很是精致,身材很丰满,披着一件时尚的大衣,手中拿着一个爱马仕的名片
钱包,这才想起,开始介绍的时候晓晓说她父亲是我省一个建设银行的副行长,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

三人进来后,立即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酒气,我观察了一下三人,发现不管是我弟弟还是那两个女生,都是一脸
醉态,虽然还没有醉倒,估计也就差临门一脚了。

我开的是双人房,进门之后,晓晓就直接躺在了另外一张床上,弟弟坐在旁边,而遥遥却是也不害羞,直接坐
在了我的床沿上。

三人叨唠了一阵,而我则一直关注着电视,只是偶尔问到我的时候,答上一两句话。

过了一会,弟弟和晓晓两人走进洗澡间去了,而遥遥则是在我床边脱掉了大衣,身上只留下了一件超短的连衣
裤。

我看了一下,遥遥的身材真的很好,紧身的衣服更是衬托除了她那丰腴的身材,丰满的胸酥和圆润的翘臀看的
我起自然反应了。

脱掉外衣之后,遥遥和我闲聊了起来,大致就是问我今天为什么那么早就走了,现在在做什么啊,我们市有什
么好玩的之类的。

可能由于喝多了的原因,她越说着越往我身上靠来,看着她那双闪亮的大眼睛以及红润的嘴唇,再加上自己也
有点醉意,我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一把抱住遥遥的身子,嘴巴毫不客气的印在了遥遥的红唇之上,没想到她只是象征性的「唔」了一声,然后就
跟我舌吻起来。

这下我就更不客气了,手从她的衣领去伸了进去,握着她那一堆丰满的胸酥就揉捏起来,而嘴里也一直没有停
过。

一个长达两分钟的舌吻之后,我把她按在了床上,用舌头从她的脸上一直舔下去,到脖子,到胸前的两粒葡萄
上,然后被衣服挡住了。

而在我舌头动作的同时,我的右手也已经把她的裤脚拉到了腹部的位置,露出了一条黑丝内裤,隔着内裤抚摸
了一阵,她开始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就在我想要更进一步脱掉她内裤的时候,她却制止了我的动作,我当然不肯放过,继续发力,没想到她竟然大
叫起来:「救命啊,强奸啊。」声音不是很大,我没有理会,她又接着喊道:「晓晓,救命啊,强奸了。」弟弟和
晓晓打开了浴室门,一人围着一件浴巾走了出来,看到床上正纠缠在一起的我俩,晓晓笑了一声道:「好了,别闹
了。」虽然知道遥遥的叫声是开玩笑的,但是既然晓晓他们出来了,我肯定不好再用强了,于是放开了遥遥,遥遥
整理了一下衣物后,瞪了我一眼,别有一番风情啊。

弟弟两人出来后,又唠嗑了一阵,然后有人提议来玩扑克,不知道是晓晓还是遥遥说的,因为当时我挺困的,
都快要睡着了。

本来我是不想玩的,但是后来遥遥跑到我床前,用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瞪住我,我没有办法,只好起床。

最开始玩的是什么去了我忘记了,因为玩了两把就没玩了,结果遥遥提出来我们来玩接力。

我不明白,什么叫接力,遥遥给我解释了一下规矩,就是把纸巾撕成一条,然后第一个人用口含住递给第二个
人,第二个人再递给第三个人,一次类推,如果到了哪两个人之间没有传过去,就算那两个人输,输了就要接受惩
罚。

规则很简单,两个女生给我演示了一下之后我就明白了,结果我发现后面纸条短了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嘴对着
嘴去接纸条的。然后我又问,输了什么惩罚。

弟弟和晓晓都没有做声,都看着遥遥,也是,毕竟她远来是客。

遥遥想了一下,说道:「先容易一点的吧,就输的两个人舌吻两分钟,要计时的哦。」每局之前翻牌决定位置,
结果我上家是弟弟,下家是遥遥。点数最大的是晓晓,纸条从她口中传出。

结果由于我不会玩的原因,传到我的时候才第二道,我用力一拉,留在我嘴里的纸条就只有一点点了,遥遥一
看,急了,道:「你怎么这样,这不是自己害自己么。不行,这把不算。」结果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晓晓,只听她说
道:「不行,规矩是你定出来的,快点,要不就算你输了。」遥遥一听,瞪了晓晓一眼,道:「你给我记着。」然
后盯着我的嘴唇,凑上嘴来,努力尝试了一下,可惜由于喝了酒,我嘴唇很是干燥,然后一点粘在我的嘴上,遥遥
就是啃到我嘴里来了也没有把纸条传出去。

「哼,不算。」遥遥气呼呼的说了一声,把头一偏,坐在凳子上不说话了。

「愿赌服输!」晓晓看了我一眼,轻笑道。

我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来,一把抱住遥遥的头,吻住了遥遥的嘴唇,来了一个舌吻。

第二局位置还是一样,不过是从我开始,我传给遥遥的时候,遥遥快速的扯了一下,传给晓晓的时候就没有多
长了,结果自然没能顺利的传给弟弟。

弟弟和晓晓自然是一个长长的舌吻,本来就是男女朋友,自然没有什么,结果第三局,位置变了,遥遥坐在了
我上家,而我下家则是晓晓,从晓晓开始传。

等到遥遥传给我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刚刚含住纸条,遥遥的脑袋向后面一扯,结果留下来的纸条比上次还少,
只有一丁点粘在我的嘴唇边上。

晓晓一看,傻了,迟疑了好半会没动,结果遥遥在边上催道:「快点快点,不然就算你输了。」只见晓晓一咬
牙,小嘴直接吻在了我的嘴上,舌头伸出来,想要把那个纸条接过去,结果纸条确实是到她口里了,只是不在她嘴
上,而是和唾液一起含在了口里,自然是输了。

「哈哈,报应啊,舌吻,舌吻。」遥遥一看,立即乐了起来。

「这,有些不好吧。」我看着晓晓,又看了一下弟弟,说道。

「这有什么的,原来我们玩的时候,哥哥和妹妹都有舌吻过,甚至还有更过火的呢。快点,愿赌服输。」遥遥
满脸不在乎,促狭的看着晓晓说道。

晓晓看了下弟弟,又看了下我,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而我则是看了一下弟弟,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又听
到晓晓在催,把心一横,抱住晓晓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

说实话,如果不算我对晓晓的偏见,她其实是长的挺漂亮的,一米六七的身高,白皙的皮肤,胸部虽然不是很
大但是已经发育成熟,脸色化了一点淡妆,然后和遥遥一样,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含住晓晓的嘴唇之后,原来只是想要敷衍了事,结果没想到晓晓竟然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那一下,借着酒性,
什么弟弟的女朋友之类的事都被我抛到了脑后,直接和晓晓用舌头大战了起来。

舌吻完之后,我看了一眼晓晓,由于喘不过气来的原因,晓晓的脸蛋发红,散发出一股诱惑的气息。

后来又完了几把,大家有输有赢,而神奇的是,我和弟弟之间,弟弟和遥遥之间竟然没有输过一次,这让一直
想报仇的晓晓很是气愤。

说实话,这时候已经两点多钟了,我已经很困了,由于喝了酒的原因,脑袋更是不清醒起来,而这时候晓晓提
议说,我们换个玩法,玩大话王。

大话王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就是两幅扑克,分完牌之后,大家喊自己手上有多少张牌,可以说真的,也可以说
假的,可以查牌,可以弃牌,谁输了牌给谁,先跑完的为赢,手上牌最多的为输。

我和弟弟还有晓晓三人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因为这个牌在我们家还是很流行的,教了遥遥一会之后,遥遥感觉
自己会了,就问道:「那输了怎么惩罚?」晓晓说道:「先一人写一个惩罚方法放在纸条上,然后赢了的人可以抽
两个纸条,二选一。惩罚可以是多人,也可以是单人,但有一点,不能整赢的人。」大家没有反对,就照这么办了。
我当时脑袋里一片浑浊,不知道写什么好,看到房里还有他们带回来的一瓶XO,写了,输的人喝半瓶XO,想了
一下,又改成了输了人和一杯XO,酒店里的茶杯,一杯倒也不少,因为没有配果汁的。

最开始玩了四局,我和晓晓一局都没输,弟弟输了一局,抽中的是狂吼青藏高原高潮部分,结果我们听到了隔
壁的叫骂声。

其他三局都是遥遥输了,因为她老是在假牌的时候相信了,真牌的时候却叫开。

最开始输的惩罚就是我写的那一个,她看着眼前满满的一杯酒闹腾了一阵,撒了大半杯,但是剩下的也没让她
好过,喝完之后我看她差点吐出来了,但她倒是硬忍住了。

第二个惩罚写的竟然是脱衣舞,结果本来这个最香艳的惩罚竟然被她给忽悠过去了。她穿上大衣,在原地跳了
一会,把大衣一脱,就算完了,晓晓说不算,她却义正严词的道:「这就是脱衣舞,衣服不是脱了吗,再说,你见
过谁跳脱衣舞可以脱连衣裙的。」第三个惩罚是发出高潮的声音100 秒,结果遥遥那诱惑的声音直接让我的小弟弟
勃起来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叫床的惩罚是遥遥自己写的。四局完了之后,我们又另外写了一些惩罚的纸条,这次每人都
写了几种惩罚方式,而我则是写了几个喝酒。

这一次玩,第一局赢的是我,而输的是弟弟,遥遥第三,我抽了两个纸条,看了一下,一张是我写的喝酒,一
张是脱衣舞,略想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喝酒这个。

喝完那杯之后,我感觉弟弟有些醉了,因为他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没想到的是,第二局竟然是弟弟赢了了,
输的人是晓晓。弟弟抽了两张纸条之后,没有选,给我们一看,竟然都是我写的。

晓晓学着遥遥的方法,撒娇了一阵,倒了大半杯酒,然后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晓晓立马跑到了洗手间里,等了
一分钟才出来,一脸的红熏。

第三局,竟然是我输了,弟弟第二,晓晓第三。一直没有输过的我输了,而一直没有赢过的遥遥却赢了。遥遥
抽了两张纸条,顿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

「我去上个厕所。」一看到遥遥大笑,晓晓立马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说道。

「站住,不准动。」没想到遥遥一把拖住晓晓,大叫道。

遥遥的声音把已经眯着眼睛休息的我和弟弟闹清醒了一点,奇怪的看着她们两。只见遥遥一脸笑意的打开手中
的纸条,上面写着:「第三和第四名口交,做爱,注入,无套。」我和弟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遥遥笑嘻嘻的道
:「这可是某人自己写的,自作孽,不可活啊。」晓晓急了,说道:「我哪知道是我啊,不是你和一直输的么。」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竟然想害我。」遥遥毫不在意的说道,看了一下钟,继续道:「时
间不早了,就休息吧,晚上我陪陪你的男人,你就好好履行惩罚吧。」说完后,不等弟弟反应过来,就把弟弟拉到
墙角的那个床上去了,把弟弟推到里面靠墙边的地方,遥遥坐在床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俩。

「这个,我先去洗澡。」看了一下焦急的晓晓以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弟弟,我说了一句,匆忙的跑进厕所。

在厕所里待了近二十分钟,期间我想了很多,理智告诉我,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不能动。而另一个声音则是
在说,你不是觉得她配不上你弟弟吗,这就是机会啊。而且看她玩的这么开,可想而之也不是第一次了,谁知道有
没有和别的男人玩过,你玩了之后,你弟弟肯定不会和她在一起了。

两种想法在脑海里一直纠缠,结果听到外面遥遥的叫唤声:「还不出来,难道在打飞机,硬不起来了?」是可
忍孰不可忍,在涉及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是男人都忍不住了。结果我就穿了一条内裤走了出去,遥遥往我的下体一
瞄,笑道:「哟,还挺有本钱的。」这时候,我发现弟弟依然躺在那里,而晓晓则是低着脑袋坐在床边,不敢看我。

「这么一个大美女在那里等着,还不快上?」遥遥又不是催了一道。

「这……」我依然在迟疑要怎么办。

遥遥看了下迟疑的我,又看了眼低头不做声的晓晓,哼了一声道:「晓晓,愿赌服输,这话我可是一直记得的。
而且刚才我都说了,今天姐姐都牺牲自己陪你男人睡了,给他占占小便宜我也认了,比你要强的多了吧!现在,你
自己看着办。」说完之后,遥遥便趴在了弟弟身上,一边调戏着弟弟一边和弟弟轻吻起来。

过了一下,弟弟便反客为主,一把把遥遥按在了身下,双手在他身上揉捏起来。

我看到弟弟的动作,知道他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走到床边,坐到了床上,晓晓依然低着头没有动,我往弟弟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却不聊正好和遥遥的视线
对上了,遥遥对我使了个颜色,意思是要我快上。

我吸了口气,缓缓的伸出双手,从后面抱住晓晓,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于是我把头伸到他的
耳边,在她耳边吐了一口气。

感觉到她身体开始发热了,我把她抱到床上上来,半靠在床头,她一直不好意思看好,长发垂在头前,挡住了
视线。

晓晓在开始洗完澡之后就没有穿衣服,身上只裹了一层浴巾,我颤抖的伸出手在打结的地方一扯,然后往外一
拉,一个全身赤裸的小白羊出现在我面前。

说实话,晓晓的皮肤真的挺好的,全身乳白,身体虽然没有遥遥那么丰满,但也很不错,我用手在她身体上摸
了一下,很舒服,很柔软。

我半跪在床上,用口含住了晓晓的蓓蕾了,轻轻的吸允了起来。渐渐的,晓晓有了反应,口中发出极为细微的
「嗯哼」的声音。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越吸越重,直接在晓晓的胸酥上打了一个钢印。在吸允的同时,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
在晓晓的全身上下开始游走,最后来到了晓晓的私处。

晓晓私处的森林不是很茂密,有些稀疏,我尝试着伸一根指头进去,却被她用手挡了出来。我也没有强求,而
是反手一把抱住她轻吻了起来。

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把所有的想法都抛在了脑后,我拉了一下晓晓,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内裤,
露出了我那硕大的阳具,然后蹲坐在了她的胸酥上,把阳具伸到了她的嘴边,龟头和她的红唇轻轻碰了一下,她立
马转过了头。

这时候弟弟和遥遥那边完事,只见遥遥支起身子,把弟弟的脑袋挡在身后,自己伸出脖子,死死的盯着这边。
看到晓晓偏过头去,立马给我使了一个眼色,给我鼓励。

我伸出双手握着晓晓的脑袋,让她的头再次偏了过来,然后把阳具往她口里送去,这次她没有再转头,只是死
死的闭着眼睛和嘴巴。

毕竟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也不能用强,这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遥遥从她床上静悄悄的跑了下来,到我们床边一看,然后伸手到晓晓的私处,用手抓住
晓晓私处的毛绒,轻轻一扯,晓晓感觉到一阵轻痛,不自觉的张开了嘴,我趁着这个机会,把阳具送入了晓晓的口
中。

遥遥轻笑了一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加油。」然后又坐回了自己床上。

我的阳具一进入到晓晓嘴里,就感到一阵温柔,晓晓的嘴很小,吞进了我硕大的阳具之后,一丝空隙都没有留
下。

我没有理会晓晓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蕴量了一下之后,抓住晓晓的脑袋,在她的小嘴里开始抽插起来。

可能是破罐子破摔,也有可能是晓晓的本性,抽插了不一会儿,我感觉晓晓的舌头开始动了起来,时不时的,
她的牙齿轻轻划在我的阳具上,带来一种别样的刺激。

人啊,心中都有一份阴暗面,一想到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竟然越来越兴奋,阳具一次比一次插的深,从晓
晓脸上痛苦的神色我可以看的出来,她很不舒服。

做爱这种事情,越是幸福就越容易射,所以,抽插不到几分钟,我就感觉到自己到了极点,深吸了一口气,再
次反复的插了几次,用力的插进晓晓的口中,在晓晓呕吐的声音中,喷射而出。

「呜呜!」晓晓的眼睛微红,眼角有些湿润,我想那应该是喉咙不舒服所导致的。

由于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所以这一次我喷射的量还是挺足的,应该死死的顶住了晓晓的喉咙,所以即使
在我放开她之后她就呕吐起来,但是还是有不少精液随着她的咽喉进入了体内。

晓晓呕吐了半晌,又用茶水漱了口,好一会儿才没有咳嗽,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却让我感到一种风情万种的
感觉。

晓晓在床头柜的皮包里拿出了一根皮筋把自己的头发扎起来,然后看着我。

这时候我发现,她扎的发型和白石麻梨子一部爱情动作片里的造型一模一样,一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又开始
硬了起来。

看到我又硬了起来,她又瞪了一眼,但是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知道今天不可以就这么算了,于是指了指墙
边的厨台,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要我去拿避孕套。

「某人可是自己说的,不准带套哦,嗯,内射挺舒服的!是不,晓晓?」一直关注着这边的遥遥没有放过这个
小动作,我还没有说话,遥遥已经说道。

说完之后,没等弟弟有什么表示,遥遥立即爬到了弟弟身边,跟弟弟来了一个深吻,然后咬牙在弟弟耳边叽喳
说了一些什么,没听清楚,但是听完之后,弟弟没有再有什么反应。

而这个时候的我,早已把伦理什么的抛在了一边,遥遥的话让本就不想带套的我有了更好的理由。

托起晓晓的双腿,我把阳具对准了那个美妙的地方,这时候我才有时间仔细看清晓晓的小穴。

晓晓的小穴并不是很黑,反而有些淡淡的粉红色。这让我觉得有些惊奇,因为我一直觉得,虽然弟弟一年在家
的时间不多,但是晓晓应该是属于那种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女孩,不然我也不会对她那么反感。

「难道是天赋异禀?」我恶意的猜测道。

甩去脑海里的杂念,盯着晓晓的脸,我缓缓的把阳具送入了晓晓的体内。她的小穴早已经湿润了,随着我一步
步的进入,我可以看到晓晓慢慢的张开小嘴,然后又紧紧的闭上,极具诱惑力。

看来果然还是我猜错了,晓晓的小穴并不是很松弛,在我阴茎完全进入了之后,反而感到一阵阵的挤压,让我
爽的差点又直接缴枪了。

立马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缓缓的把阳具往后撤,快要撤到洞口的时候,用力的向前面一顶,只听到晓晓「啊」
的一声,眉头一蹙,轻轻的叫了出来。

晓晓的小穴果然不错,又紧有又润,在我抽插的同时还能感觉到一阵阵压迫的感觉,我越来越兴奋,抽插的速
度也渐渐的快了起来。

「啊……啊……唔……」随着我抽插的速度,每次一顶到她深处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然后又
死死的把嘴巴闭上。

晓晓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在床上来回抽动着,紧闭的小口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低沉的呻吟,然后越来越大。

「唔……唔……唔,轻……轻点。」我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每次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之中,而晓晓用双手使劲
的抓住床单,双腿用力向前伸,口中呻吟道。

此时晓晓的一身已经发红了,白里透红的皮肤更是让她平添了一份美态。我停顿了一下,阳具依然留在她的体
内,用手握住了她的丰胸,感觉到她的身体温度奇高。

感觉到我听了下,晓晓立即觉得浑身不舒服,一种麻痒和骚热的感觉出现在她身上,她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
用力的按住我在手在她的胸部上来回磨蹭。

「还想不想要啊?」我把头伸到了她的脑袋旁,对着她的耳根吐了口气,问道。

感觉到我口里的热气,晓晓觉得更加骚痒了,再次扭曲了一下身体,甚至我感觉到她自己挺起了肥臀,用力的
和我来了一次冲撞,然后紧闭着双眼,用蚊子般的声音应到:「嗯!」「没听清楚。」我这时候已经忘记了一切,
只是死死的盯着晓晓那羞怯的样子,用力的摸了一把她的胸酥。

「要,我要,快给我。」晓晓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一边回应我道。

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敏感,我心中暗暗想到。但是没有再调戏,用力的顶了她一下,再次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快点,再快点!」这一次,晓晓没有再压抑自己,也不管我弟弟就在旁边,叫的
越来越浪。

「哥哥,再用力点,舒服……好舒……服!」看着身体下这个被我干的外乎所以的女子,我心中的兽欲越来越
大,每次抽动的力量越来越大,一次次顶在她的花心之上,引来了她一阵阵的呻吟。

「不……不行了……我要到了……啊……啊。」之间晓晓突然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身子突然紧绷,头向
后仰,腿往前伸,小穴更是以一种极大的力道夹紧我的阳具,然后全身一阵,我感觉到一股温润从她的私处中喷射
而出。

晓晓竟然高潮了,高潮之后的她全身像是瘫痪了一下,虚无软骨,而这个时候,我也达到了极致。

「我来了。」我第一次发出了低沉的声音,说完之后,我抽插的频率猛然达到了极致。

一见我的动作,晓晓立即知道不好,立刻用有气无力的双手想要把我推开,这时候的我哪管这些,双目通红的
我再次猛插了几次,然后用手狠狠的托住她的丰臀,把阳具顶入了她体内的最深处,一股滚烫的阳精射在了她的子
宫内。

射完之后,我感觉全身软了下来,于是便趴在了晓晓的身上,而阳具却还是插在晓晓体内,这时候,遥遥却走
了过来,趴在了我的身上,丰胸顶在了我的背部,让我无法起身。

「遥遥,你快让开,让他起来。」晓晓感觉我的阳具还在她体内,急了,这可不是安全期,避孕药有时候也会
出问题的。

遥遥没有理会她,趴在我身上,然后用手抱住我和晓晓,不然我动,把头伸到我和晓晓耳边,用只有我们三个
人的声音说道:「嫂子,爽吧?和我哥哪个更爽!」我大惊,不料晓晓突然一用力,却把我和遥遥掀开,只见她气
愤的对遥遥说道:「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说完之后,晓晓一溜烟的跑进了洗手间。我看了下正在抽烟的弟弟,
然后又看了一下脸色挂着轻笑的遥遥,却总感觉她的眼眸里有些暗淡……

【完】

肉文听声小说唯一网址:www.sss136.top   其他网站均属假冒

相关文章:

下一篇:我与姐姐唯美的第一次 上一篇:春梅阿姨